翛羽

@老相册
新婚旅行
我坐在车上,打开了收音机,一边调试着,一边问她要听哪个频道。她凑了过来,眼睛对着窗外的阳光,歪着头思考。她离我很近,只要车稍微颠簸一下,我的嘴唇就能触碰到她的额头。这不是我第一次离她这么近了,但只要一靠近她,我就控制不住胡思乱想。
阳光斜照在她的头发上,把她的头发染成浅栗色。最近很流行浅栗色的卷发,她一直都想做这样的发型。我或许应该告诉她,她不用染发,在阳光下她的头发就是这种流行的颜色。
她的手在捻着衣角,这是她在犹豫不决时的动作。在出门前她就是这么思考的,她打开了衣柜,右手点着她最喜欢的几条裙子,左手捻着衣角。
第一条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穿的,款式很简单的白色短袖连衣裙,只是用红色的丝带镶了边。那时候,她正翘着腿坐在长椅上,翻着一本小说。她飞快地翻着书页,似乎这本小说太过无聊,让人读不下去。她袖子上的红丝带随着手臂的摆动微微摇晃着,系住了我的心。
第二条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时她穿的裙子,红黑格子的长裙。在我们第一次约会的那天,她穿着这条裙子,腰上系着一条棕色的腰带。那天我试着像书里那些潇洒的年轻人那样大方得体的亲吻她,但是我只吻到了她披在肩上的长发。
第三条是我向她求婚时,她穿的裙子。这是一条碎花图案的米色裙子,裙摆很大,行走时能摆出动人的涟漪。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个晴朗的午后,她站在阳光里,风轻轻吹着她的裙子。她精致的盘发,裙子上的碎花,银色的手表都被阳光镀上了金色。我始终记不清她在阳光里的面容,只记得有淡淡的辉光在她身上环绕。
最终,她选择了第三条裙子,把其它的裙子收进了行李箱。
找个能听歌的吧。
听见了她的话,我回过神来,找了个播放音乐的电台,调了过去。

老相册:

开往镰仓列车上的一对年轻夫妇,带着相机和半导体收音机,还有简易的行囊;

美好得让人羡慕

1961年,René Burri摄

---

微信公众号:老相册